第九荷包网 > 日博公司_日博假网址_日博香港版 > 僵尸秋水 > 僵尸秋水第8部分阅读

僵尸秋水第8部分阅读

????……”“如果……”

????水仙也道:“如果我敢说出半句今天说看到的,所听的事情,我将得爱滋病,得……将全身溃烂而死。”谁都找出了自己认为最毒的毒誓,来争取朱秋水的信任,希望得以保存自己这一命。

????朱秋水看看第上还在颤抖,因为失学过多,脸色发白,已经陷入半昏迷半清醒状态的刘自强吼道:“别跟爷装死,到你了。”

????刘自强断断续续,有气无力的发誓道:“如果……我敢泄露半句今天……所发生的一切,让我断子绝孙……无儿无女。走在路上被车……撞死、砍死……”

????朱秋水问道:“那你今天肩膀上的伤是那来的?”

????刘自强痛苦的呻呤道:“是我玩枪的时候不小心走火了,自己打伤的。”

????朱秋水满意的点点头,最后看着黑玫瑰,黑玫瑰立即明白过来道:“如果我敢泄露半句,就让我……让我……让我在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乱枪打死。”

????朱秋水坏坏的笑道:“你这么有意思的女人,我可不想你这样死,如果你泄露了今天的事,我会让你永远做我的奴隶。知道了吗?”

????黑玫瑰木肭的点点头。朱秋水也不再多说,看看在场的所有人道:“我相信你们今天所发的誓言,如果你们敢违背,就是天涯海角,我也会让你们得到惩罚。”说完,朱秋水发出一刀气斩,轻轻的滑过茶几。

????也没听到多大的声响,大理石所做成的茶几,就像是豆腐块一样,从滑过的地方开始,断成了两结,段开的地方就像刀削的一样。

????朱秋水很满意的看着自己所造成的效果。而那几个人却是大眼瞪小眼,这是魔术?现实告诉自己,这不是的。那这人还是不是人?这还能算是人吗?

????朱秋水冷声道:“好了,我也该走了,这的人就交给你了,玫瑰,对了,玫瑰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字吧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????黑玫瑰很自然的说道:“恩,我真名叫端木红叶。”说完才觉得不应该把自己的姓名告诉他,可自己偏偏说出了自己的真名。

????朱秋水突然迅速的把嘴凑到瑞木红叶耳边亲了一下,轻声在耳边道:“这是还给你了,我们两不吃亏,嘿嘿。”

????瑞木红叶愣了,用手轻轻的抚摩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。这才发觉,自己竟然没有生气。但自己的确是很想生气,可是却生气不起来。

????朱秋水已经听到外面有隐约警车的声音,知道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朱秋水道:“红叶,有缘再见。”

????第二十八章

????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就已经失去了朱秋水的踪迹。就连站在面前的瑞木红叶,也没有看出朱秋水是怎么走的。众人东张西望,希望能看不朱秋水是怎么走的。可是门、窗子依然关的紧紧的,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。大家心中同时生出了同一句话“见鬼了。”难道说真有传说中的穿墙术?

????事实摆在眼前,谁的心中,也感觉到恐惧,这来无影,去无踪的本事,如果要取自己的性命,那是多么的容易,如同囊中取物一样简单。端木红叶心中却叫侥幸,如果这个人去干坏事,那恐怕没有人对付的了了,谁能抓的住他?还好,还好。

????其实朱秋水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建立威信。如果不唬住他们,在他们心中留下恐怖的阴影,谁会听你的呀,谁会怕你呀。

????瑞木红叶毕竟是警察,受过专业训练,遇到紧急事情反应能力都要比别人强上很多。马上从怀里掏出枪来,指着那群混混道:“都不许动,把手举起来,趴在墙上。水仙,你也过去。”

????这个时候,谁还敢反抗呀,虽然就瑞木红叶一个人,但是她手上可是有枪啊。谁他妈想死呀,被抓了大不了坐上几年牢,出来后又是一好汉,要是现在反抗,她随时可以把自己给枪毙了。三男一女乖乖的趴在墙上,前面的刺激,已经使他们完全失去了要抵抗的意志了。只有刘自强最惨,好惹不惹,惹来了朱秋水这个灾星。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,恐怕以后右手臂都不能用力了。

????端木红叶已经听到外面的警笛声,知道上面得到贩毒的证据以后,立即下了逮捕令,要缉拿刘自强归案。心中也松了口气,任务总算是圆满的完成了。这次一定要请一个月假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????外面一共来了五辆警车,连飞虎队一共三十多人,全部拿着武器,指挥官留下十人守在外面,其他人都拿着枪走了进去。

????警务处处长道:“里面的人都站好了,现在我们要对这进行检查,希望大家配合一下,请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,谢谢。”其实他们有一份犯罪分子的名单,现在检查身份证,就是要把他们找出来。根据情报,他们经常活动的区域就是这。

????警务处处长说完,又指挥几个人去到包厢进行检查。这里的人当然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要检查,没有必要都带着枪吧。

????十分钟后。“报告处长,刘自强我们已经找到了。”

????处长道:“他人呢,怎么不把他带下来。”

????警员道:“现在正躺在二楼的213包厢里面,右肩膀上受了严重的伤,有点像是枪伤,所以没有把他带下来。”

????处长有些奇怪,刘自强在自己的底盘,怎么会受伤的,不由对警员问道:“

????你问了他是怎么受伤的没有?“

????警员很认真的报告道:“他说他是自己玩强不小心走火,打伤的自己。”

????处长:“……”

????警员道:“端木红叶在上面,现场已经被我们保护起来了,端木红叶是第一现场的人。”

????处长道:“哦,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????来到213包厢以后,端木红叶正坐在沙发上,那几个混混和水仙都已经被带了下去,只有刘自强,还躺在地上,已经通知了救护车过来了。

????端木红叶见到处长过来后,敬礼道:“处长好。”

????处长观察了一下四周,然后道:“这次的事情你办的很好,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,现在只准备正式向法院起诉刘自强一伙犯罪分子,相信这次他在劫难逃了。在这次的任务中,你表现的不错,应该记头等功劳。”

????端木红叶敬礼道:“谢谢处长,这都是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应该做的事。”

????处长:“恩,还得请你把这一次的事情,写一份报告给我,后天交给我,没有问题吧!”

????端木红叶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
????处长用洪亮的生音道:“好,把刘自强带走,准备收队。”

????……

????等这些人走后,从包厢里面的一个角落,朱秋水突然又闪了出来。其实朱秋水一直没走,前面是利用中国古老的五行八卦阵中幻的变化,扰乱了别人的视线,再加上自己的速度,迅速躲了起来而已。就想看看自己所造成的效果。

????悄悄的走出酒吧,想起今天晚上吓得他们一愣一愣的,别提多爽快了,还有那小警察,有点意思。看看今天自己装大哥的样子,恩,自我感觉还不错,什么时候是不是也做个黑社会大哥玩玩?就是那些警察,为什么台词还是没有变呀!

????今晚朱秋水高兴,事情解决了,也嚣张够了。“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……”哼着愉快的歌曲,悠哉悠哉的看着路边的花花绿绿。

????……

????端木红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,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离奇了。报告上面也不知道怎么去写的好。朱秋水到底是不是人?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妖怪?端木红叶是绝对不会把朱秋水看做神仙什么之类的。因为他的行事作风,总透着那么一股邪气。

????因为工作,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,自己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回家,没有跟朋友们联系了。回到家里面,打开电话录音,脱掉外套。总算可以舒服的洗个热水澡了,睡自己的床了。

????端木红叶边听着电话录音,边脱衣服。“红叶,我是刘嫣,最近你到那去了,怎么老找不到你,回来以后跟我联系。”“红叶,你是不是又去执行什么特别任务了,也不跟家里面联系,回家了以后记得打电话过来,你妈妈挺担心你的。”

????“红叶,我是郭明,我来你家好几次,想约你去吃饭,可是你总不在家,你是不是还想躲着我,你爸爸可是很希望我们能在一起,记得回来以后给我打电话。”“……”

????端木红叶听到这心里就来气,从小到大都被他给缠着,早跟他说了自己只把他当做哥哥,真搞不懂这男人怎么想的。

????洗完澡后,端木红叶坐在镜子前,用毛巾擦着自己的长发。看到镜中的自己,不由又摸着那被朱秋水亲过的地方。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,为什么当时不给他一耳光。又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唇,该死,自己怎么会去亲他一下的。

????端木红叶突然觉得自己很奇怪,我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老想起他,难道是他太可恶了?难道是他表现的根本不像一个人?行色行色的男人自己见多了,从来没经常会想起一个人过。不过端木红叶绝对相信,自己绝对不是喜欢这个男人,自己是绝对不会喜欢上这种人的。自己喜欢的是那种有责任心,成熟稳重有能力型的。

????第二十九章

????今天又是周末,对女人来讲,这个日子,应该去外面休闲,逛街。最近这几天赵玲一直很迷茫,自从碰上了朱秋水以后,就像把一块石头扔到了平静的水面上,荡起一圈圈的水花。说不清楚到底对他什么样的感觉,有时候觉得自己喜欢他,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讨厌他。而有时候,又会想起他。难道自己会在短短时间内爱上这个人?以前赵玲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句话。我不会喜欢他的。可是现在,越跟他相处,就会越觉得迷茫。

????赵玲约好了一位做心理医生的朋友,也是以前的同学,打算今天去找她好好聊聊,出去逛逛街,舒解一下心情。赵玲开着车子来到元朗凤池路一家叫snoan咖啡店。一进门,赵玲就看见老朋友正坐在一个挨着窗户的位置边上,正向她招手。赵玲高兴的走过去道:“刘嫣,等很久了吧!”

????刘嫣笑道:“也没多久,也就半个小时吧,怎么,我的大编辑,最近都忙什么去了,也不找我这老朋友聚聚!”

????赵玲拉开凳子坐了下来,顺手把外套放在旁边。对对走过来的aiter道:“麻烦给我一杯爱尔兰咖啡。”然后对刘嫣道:“别提了,哎,这几天我都快疯掉了。”

????刘嫣调笑道:“我的赵大美女,是不是身边围绕的男人太多,不知道选择那一个好呀?”

????赵玲给了刘嫣一卫生眼,“去你的,这事倒容易解决,只是最近……哎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”

????刘嫣笑着看着赵玲,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。“哦,那肯定是你对谁动心了,噎,想不到我们的赵大美人,也有为爱情烦恼的时候。”

????赵玲担起咖啡,小小的品尝了一口,看着窗外那一对对的情侣,叹了口气。“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。”

????刘嫣好奇道:“哦,说说看,是怎么样的男人,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?让我来给你参谋参谋。”

????赵玲轻轻的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面的咖啡,看着那不段旋转的黑色咖啡,心中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。“他是我们杂志社的编辑,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,应该是在公交车上,那天正好是他第一天去我们公司上班,那时候被我误认成了色狼。那时候我对他很反感,可是想不到更巧的是,他居然还是我的邻居,居然就住在我家对面。他长的很帅,也很幽默,给人那种玩世不恭的感觉;有时候,他又会给人那种深沉,忧郁的感觉,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世间沧桑。但有的是时候,他又给我像恶魔的微笑,笑起来是那么邪恶,那么可怕。有时候我很迷茫,为什么我会经常想起他,为什么又想见到他。在他面前,我有时候会害怕,也会紧张。当他忧郁的时候,我会有把他拥在怀里的想法……你觉得是不是很可笑?”

????赵玲一口起把自己的感觉说完,感觉整个心里都一舒畅。有个人去聆听自己心里的想法,心里的想法总算得到了释放。

????刘嫣想了想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他还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呀。”

????赵玲点点头,“恩。”

????刘嫣又问道:“你对他了解多少,就是他以前的情况?”

????赵玲苦笑的摇摇头道:“不知道,他从来不说他以前的事,我只知道他是大6来的,以前是记者,好像没有亲人,就他一个人。恩,他还会武术,好像挺厉害的,那天他晚上一个人面对百来个人,依然面不改色,不要半分钟就打倒了好几个人。”

????刘嫣道:“想不到大6的奇人挺多的,他真有这么厉害吗?来,先给我说说那天的情况。”刘嫣不禁对这个能吸引赵玲的男人,更加好奇起来。

????赵玲把那天在酒吧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,“那天事情是这样的……后来我们就离开了。”

????刘嫣分析道:“你这么一说,简直把他说的像一个迷一样。有句话是说最吸引女人的男人,就是那种迷一样的男人。看来这话一点也没错,听你这么一说,我都想见见你口中说的这个男人,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了。”

????赵玲点了点头道:“恩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????刘嫣笑道:“你现在呀,还在这个朦胧的感情阶段,还好没有进一步发展。你还是先了解了解这个男人再说吧。我听你刚才这么一说,我感觉这男人以前肯定是发生过什么事的。记住我的话,千万别陷入太深了。”

????赵玲喝了口带着苦味的咖啡道:“有时候,这爱情还真像这咖啡一样,苦中带甜,甜中带苦。但是闻到那咖啡的香味,又让人忍不住去喝它。”

????刘嫣笑道:“哎,可是现在的男人呀,越来越坏了,你看看我们,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,居然找不到合适的对象。”

????赵玲笑道:“你呀,恐怕不是找不到这么简单吧,是你眼光太高了,我看你再这样下去,去当尼姑算拉。”

????刘嫣叹了口气,品着咖啡。“这男人呀,没钱的时候就有责任心,有钱的时候就没良心。我那心理诊所里面,好多那富家太太来我这解决这些心理问题,都说自家老公在外面养小密拉,家中红旗不倒,在外红旗飘飘。你叫我怎么去找个能让我觉得可以终身依靠的男人。”

????赵玲笑道:“现在的男人就是这德行,如果我以后老公敢这样,我就跟他直说,你要是敢在外面鬼混也可以,那我也去鬼混,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。我想这男人还是不愿意自己带绿帽子吧。”

????刘嫣哈哈大笑道:“亏你想的出来,不过这也是一不错的点子。你说现在这男人是圈养的好,还是放养的好?”

????赵玲想了想道:“最好是这样,圈养放养一起,平时下班了给我必须回家。偶尔可以放养一次,如果有什么活动,必须带着咱去才行。这样这男人就没机会在外面私混了。”

????刘嫣笑道:“想不到你丫头点子挺多的,我看呀,这男人还得控制他钱,男人一有钱那花花肠子就出来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在她们两后面正坐着一个男人,好像是在等女朋友。可是听到后面那两个说话越来越声大,并且听到她们的内容以后,忙掏出收机。“喂,亲爱的,你现在在那呀?哦,你就要到了呀!是这样的,我们换一个地方好不好?这地方不好吗?哦,不是不是,你不是想去服装店shoppg吗?今天正好我有点时间,我们去那吧。坐一会再去?不行呀,我等会还有事呢。好好好,就这样。”那男人结了帐,立即走了出去。心中狂捏一把冷汗,要是等阿梅过来听到这些话,铁定要被教坏了。

????第三十章

????刘嫣和赵玲从咖啡店出来以后,坐在赵玲的车上,两人准备去服装店好好shoppg一次。刘嫣坐在副驾驶位上,贼笑道:“玲儿,今天我帮你解决了心里的问题,看在朋友的份上没有向你收费,但是你也应该有所表示吧,要不这样,今天所有的消费,都归你买单。”

????赵玲边驾驶着小车边道:“美得你呢,你一小富婆,还要我买单,我可不管,去服装店shoppg,钱都归你出。”

????刘嫣道:“那怎么行,怎么说现在你也恋爱了,你是不是应该请客。”

????赵玲道:“八字还没一撇呢,再说了,你就只要说说话就能赚钱,赚钱谁有你这么轻松,不你请客,难道还我呀。”

????这时刘嫣的手机响了,刘嫣拿起手机道:“喂,红叶呀,你总算知道给我打电话了,老实交代,你最近这一个月去那了?”

????原来打电话过来的居然是端木红叶,都快一个月没她消息呢。端木红叶道:“刘嫣,你在那呢?我找你有点事,”

????刘嫣听红叶语气有点低沉,说话有气无力的。感觉好像心里有什么事很不开心,这是职业的直觉告诉自己,端木红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。“红叶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呀,我马上过来找你。”

????端木红叶道:“我在家里面。”

????刘嫣问道:“红叶,你这一个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????端木红叶叹了口气道:“哎,没什么,你过来找我吧,我在家里面等你。”

????“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
????赵玲也在旁边听道了,问道:“怎么了?你有事吗?”

????刘嫣道:“我一朋友可能有点事,你能不能送我去她那?”

????赵玲道:“没问题,记得下次shoppg的时候,你买单就是了。”

????刘嫣笑道:“你呀,哼,看你怎么嫁出去。”

????赵玲笑骂道:“我才不要你管呢,要我的人多着呢。”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又想起了朱秋水。

????刘嫣打击道:“哟,有人说八字还没一撇呢,就把自己给搭上去了,真不脸红呀。”

????赵玲也争风相对道:“哼,总比某人连想的对象也没有要好吧。”

????刘嫣心中实在有些气不过了,又被你丫头臭。“管你什么事,开好你的车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端木红叶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这两天是一晚也没有睡好,睡觉的时候总被噩梦缠着,有一次居然梦见朱秋水变成了僵尸,吸干了自己的血,真的把自己变成了他的奴隶。有时候,又梦见自己成了朱秋水的女人,开心的在一起。白天睁开眼睛的时候,那天发生的事情,又呖呖在现,感觉就像是刚刚发生一样。朱秋水所制造出那种恐怖的效果,永远给自己的心灵,加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。但另一种感觉,又时儿冲刺着自己的心,让自己无法自拔。恐怖的爱情?爱上了魔鬼?不知道是爱还是恐惧。

????端木红叶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内心都在想些什么,感觉自己都快疯掉了。

????本来做警察的人,对于恐惧,是有着一定的抵抗力和承受能力的。可是这件事早已经超越了常规,已经超出了一个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。再者,另一种感觉让自己无法抵抗,越想那件事,那人的身影,就会越清晰。

????门铃响了,端木红叶走过去,从门孔中看到站在外面的刘嫣,红叶打开门道:“你来了。”

????刘嫣开到开门的红叶,双眼都起了黑眼圈,心事丛丛的样子,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,就像传说中的被鬼迷了一样。刘嫣焦急的道:“红叶,你这是怎么了?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????端木红叶道:“进来再说吧,这位是?”

????刘嫣道:“忘了介绍,这位是我朋友,赵玲,杂志社编辑。”接着又给赵玲介绍道:“她就是端木红叶,是警察。”

????赵玲笑着道:“你好。”

????端木红叶只是随便点了点头,算是打招呼了,然后就自己坐到了沙发上道:“你们想吃什么想喝就自己拿吧,地方你都熟了。”

????刘嫣也没客气,给赵玲和自己一人拿了一瓶饮料道:“别跟这女人客气,想吃什么自己拿就是。”

????赵玲笑骂道:“你以为我像你呀,胸大无脑。”

????刘嫣故意挺了挺胸脯笑道:“你是羡慕吧,谁像你那小肉包。”

????赵玲道:“少在那发搔了,不就是多点肉嘛,有什么好自豪的。”

????刘嫣每次斗嘴,都没斗赢过。横了赵玲一眼:“哼……”然后看着端木红叶一个人沉闷的坐在沙发,平时话比什么还要多的她今天也不说话。刘嫣坐到红叶身边道:“红叶,把你的事说出来听听吧,别老憋在心里。”突然心中灵光一闪道:“你不会是也爱上了谁吧?或者上被谁骗了感情?”

????端木红叶看了眼刘嫣,又叹了口气道:“没有。”接着又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红叶也不知道为什么后面会说上一句我也不知道,但内心的确和迷茫。

????刘嫣问道:“那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?或者说你怎么认识的?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?”

????端木红叶苦笑的摇摇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能说。”

????刘嫣这就奇怪了,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?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????赵玲也觉得很奇怪,那个人是谁也不能说,认识的经过也不能说,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能说。赵玲问道:“是不是那男的威胁你?或者说他权势很大?”

????端木红叶道:“算是吧,我发誓不能说的。”

????刘嫣道:“有什么不能说的,我们都是朋友,告诉我们,赵玲的性格我也了解,我保证,我们不会说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听。”

????赵玲道:“是呀,你不说我们怎么帮你呢?”

????端木红叶的确是想说给刘嫣听,可是自己真的很担心,也很害怕,会被那男人知道。犹豫再三后,红叶还是摇摇头道:“我真的不能说。”

????刘嫣想了想道:“你是怎么发誓的?”

????端木红叶回忆了一下道:“我那天是说如果我说了,在以后被乱枪打死。可那人说如果我说了,我将成为他的奴隶。”

????赵玲听了觉得很可笑,奴隶,都什么年代了,那可能存在吗?有可能吗?哈哈笑道:“现在都是那一年代了,发个誓不就等于放个屁一样简单?更何况,怎么可能会成为他的奴隶,他以为他是谁!”

????端木红叶苦着脸,摇头道:“会的,他有那个本事,真的有那个本事。我没有骗你们,他简直就像一个魔鬼,很厉害,真的很厉害。”

????刘嫣看端木红叶说的这么认真,也起疑了,难道说真的有那么恐怖吗?正色道:“你说的那人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他知不知道你住那?”

????端木红叶道:“不知道,但他知道我是警察,只要一查就能查到了。”

????赵玲心里另有所想,那天见朱秋水就已经够厉害了,难道还有人比他还厉害?赵玲实在不相信,就朱秋水那天那身手,如果要去参加什么拳王争霸赛,赵玲相信,冠军都是他的。赵玲根本不知道,那事已经超出了人所认识的范围。“我认识一个朋友,也很厉害,也许他可以帮帮你。”赵玲心想,如果有朱秋水帮她,然后找出那个人来,还怕斗不过他?我就不相信。

????端木红叶感激的看了赵玲一眼道:“不用了,这根本不是你们的认知范围之内的事情,你们知道了,只会连累你们的。”

????第三十一章

????刘嫣惊讶的看着红叶道:“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吧,那你见到的还是人吗?”

????赵玲也看着端木红叶,心中想到,世界上莫非真的有传说中的武功,就像武侠片中那样?或者更恐怖,是鬼?吸血鬼?哇,那可刺激了。如果不是朱秋水消除了赵玲那晚的记忆,也许赵玲会结合最近朱秋水的表现,猜到是他。

????端木红叶点点头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总之真的像传说中的鬼怪一样,居然能突然消失就不见了。”

????赵玲突然觉得,也许朱秋水能帮帮她。记得以前朱秋水跟自己偶尔聊天的时候,谈论到大6的一些奇人异事。也许能从里面看出些什么来也说不定。可惜他昨天就去大6出差去了。赵玲道:“等有空找个时间,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朋友,他是大6出来的,也知道一些奇人异事,并且他自己也很厉害,也许他能帮助你一些什么。”说到朱秋水,赵玲心里就有劲,不禁把朱秋水给夸大的说了出来。她是只知道朱秋水武术是不错的,其他的,也只是听他说过这类事情。他自己会不会那些,那就不知道了。

????刘嫣好奇的看着赵玲道:“想不到你还认识这类奇人异士呀,什么时候认识的,我怎么没听你说过。”

????赵玲很嚣张的道:“那是当然,你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

????刘嫣立马打击道:“给你颜色你就开染坊,就你这样,我看你认识的呀,多半也没什么本事,你就吹吧你!”

????赵玲道:“哼,我是不是吹,到时候不就知道了!”

????刘嫣嘲弄道:“那好呀,就什么时候带我们去见见他怎么样?我倒想见见你口中的大6仔会有多厉害。”

????端木红叶也道:“可以带我去见见你所说的那个人吗?”端木红叶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理问这句话。也许是希望了解更多另一个世界的事吧。

????赵玲歉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恐怕最近是不行了,他昨天就去大6去了,要过一段时间才行。”

????刘嫣立即讥讽道:“你不会是过两天随便大街上找一骗子充数吧,不认识就不认识嘛,何必这么死要面子呢,我们都是老朋友了,我又不会笑话你。”

????赵玲现在开始无话可说了,心中差点没给气死,“哼,信不信由你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????刘嫣掩着嘴咯咯直笑道:“呵呵,开个玩笑,何必那么认真,我也希望能见到你说的这种人物呢,呵呵……”

????端木红叶看着这位老朋友跟新朋友打打闹闹的,心中不由有些失落,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。端木红叶知道,这主要是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,心中的事情太多了,让自己是身在其中,身在其外。

????……

????朱秋水此时已经到了甘肃省的青水县内,和一群考古学家下午才到,一行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。

????甘肃天水市清水县曾发现过49处马家窑至齐家文化,据悉,至1998年,该县已有2113年的建县史,是华夏始祖轩辕皇帝的诞生地。相传该县汤浴川村西南处就是唐王李世明的爷爷李虎的墓地,正南方是清代四川提督郭相忠的诞生地,西北方是汉代名将赵充国的墓地。可谓历史悠久,古墓群广泛。

????这次杂志社派自己和这群考古学家来到甘肃,主要是汇集一本古墓探索的书,正好香港有考古学家到大6对古墓进行探索,杂志社就派他来了。毕竟朱秋水是大6人,以前又是记者,见识也比较广,对大6的风土人情都要熟悉很多,理所当然的就派朱秋水过来了。

????一行加上自己一共十人,两个学员,六个考古学家,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冷傲的漂亮女人,年纪在二十六岁左右。朱秋水并不太了解这群考古学家的身份,只知道这里面有三个是业余爱好者。三个是专业从事考古研究工作的。只有那个女人像是考古的,又不像,又不是学员。除了大家都叫她紫柔外,其她的一律不知。

????这些人也不太说话,整天都抱着资料在研究。只有偶尔闲下来的时候,才会讨论点问题,不过朱秋水也插不上嘴,他们一说起来,就是什么什么古董如何鉴别,有些关于什么古董的传说之类的话题。不过有一个特点就是,他们对中国的五行八卦都有研究,偶尔还会讨论下八卦的理论,古代的机关与阵法之类的事。并且他们基本上还都学过那么点气功。朱秋水也从中获益非浅,毕竟一个人研究,要比几个人研究差上许多。有时候也会讨论一下古代的气功,法术等之类的东西,也只有这个时候,紫柔才会活跃一些,会说上几句,发表自己的观点。朱秋水觉得这里面,最奇怪的就是这女人了,因为跟这群人太不搭配了。至于其他生活上的事都教给那两个学员去做了。

????在青水县已经三天了,都一直在做准备工作。朱秋水也不知道有这么复杂,第一天向这的考古研究站借一些考古工具,做好必须准备,这样就花去了一天。第二天对这进行古墓群调查、讨论,决定对那个未开发的古墓,进行研究、探察。第三天,购买食物、简单的应急药品。在考古过程中很有可能遇到危险,所以必须带上这些物品。每个人都有一个大的专用背包,里面除了放食物与药品外,还有小型的挖掘工具,毛刷、放大镜、手电筒等小物品。这些都是在考古过程中,必须携带的物品。这三天都过的很紧迫,基本上都是忙上忙下做准备。

????这次准备探察的古墓,是在青水县的龙田村那边的古墓。听这里的人讲,这里的古墓还没有被人探察过。以前有盗墓的人进去后,就立即会发生头晕等症状。然后出来没多久就死了。并且周围的村名也会受影响,只要有人盗墓,村子里就会有人突然离奇的死亡。

????这几个老考古学家听到这事后着实兴奋了好久,在考古学界里,都有一个定律,最危险的地方,往往都会是最尊贵的物品,最有历史考究等价值。一致认为,这次要探察的古墓,就是那的了。

????“这三天大家都忙坏了,前期的准备工作我们也已经做好了,相信我们这次的考古工作一定会让我们发现意想不到的东西。今天我们的讨论就到这,如果大家没有别的事情,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我们就出发。”陈仲华老教授道。陈仲华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,他是这次考古的领头人,也是考古学界的权威人物。像他这个年纪的,在这群人之中,还有三个。这其中还有三个人也都上了五十岁了。都是头发发白,瘦瘦的老头,没有一个是胖的,其中还有一个头顶已经光光了。

????吴文推了推眼镜,想了想道:“那古墓一二再三的发生怪事,除了可能是毒与机关外,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可能?以前我在内地考古的时候,听说古人为了防止别人盗墓,破坏自己的墓岤,很有可能会请会道术的人,给自己的坟墓,下上禁制。”吴文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头,带幅眼睛,主要研究的是道家的古董。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????唐苏道:“吴文说的很有道理,古人的有些东西我们现在都一直无法理解,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如果光是毒和机关之类的东西,应该不会发生这些离奇的事。”

????这时候紫柔说话了:“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,中国的道术博大精深,千变万化。要达到这种效果的法术,传说中就有好几个,我们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????郭安问道:“难道要我们现在停下来,找出其中真正的原因,破解以后再进去?”

????孙虎老爷子道:“那如果一年破解不了我们就要等上一年?我们可没这时间耗下去。”

????张铁洪道:“那你们说现在应该怎么办?这事可是件大事,搞不好就会出人命。”

????李季行想了想道:“也许没有你们说的那么恐怖吧,说不定只是谣传而已。你也知道,有些事情是越说越离谱的。”

????紫柔道:“那要不这样,对于古代的法术阵法之类的东西,我了解的比较多一点,要不明天我先进去探探情况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????吴文考虑了一下道:“这样吧,明天紫柔,你先带着小米进去先探探情况。”

????朱秋水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坐在那听他们讨论,这时候听说紫柔要进去。心想如果真有危险,恐怕她也保护不了自己,还是只有自己帮帮忙了。“吴老爷子,我明天也进去吧,我以前在大6的时候在龙虎山呆过一段时间,也学知道一些简单的法术,或许我也帮得上点忙。”这里面唯一死不了的就只有自己,如果真有危险,总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白白送死吧。

????几人都看着朱秋水,一直以来都认为朱秋水只是一个记者,一个编辑而已。对于他们这些东西,都基本上是道听途说,不太了解的。眼中都透露着像是在说“你行吗?”的目光。就连紫柔也是如此,因为朱秋水一直都很低调,很难引起这群人的兴趣,所以都不太了解朱秋水。

????吴文看朱秋水一脸认真的样子,看不出说谎的样子,再加心中抱着或许行的心理,也答应了下来。“好吧,就这样安排,现在大家回去休息,明天,我们早晨七点正式去龙田村。”

????第三十二章

????翌日一大早,大家从县里租来两辆小面包车。两个学徒就充当司机,一人开一辆,带着大家前往龙田村。

????唐苏老爷子坐在车上,边用本子记录着事情,边说道:“秋水,等会你进去以后,一切要听紫柔的安排,